夕阳【dreani】

 太阳的光芒,在傍晚时分最为美丽,那是种无法言喻的凄美。


嘀——嘀——
房间是雪白的,看着十分干净,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里是医务室。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boss。”熟悉的声音,那是自己的秘书,这段时间他也辛苦了。
“这次时间比较长,你昏迷了四天……”他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心事。
“我知道你有事情没说完,ink。”和往日一样仿佛实在下达任务的语气,本来强撑着打算坐起来被对方有些惊慌地按了回去,手比脑子快的青年这才反应过来对病患不能那么鲁莽眉间带着点歉意。
“医生说你可能活不过这个秋天了,boss。”
空气沉默了。
“……虽然我才不相信他们的屁话,啧。”
“不必自欺欺人,ink。”
抬眼正好对上眼前骨的眼睛,带着疲惫笑意地注视着对方似乎是在安抚对方,说的话却格外残忍。
“我都知道。”
释然。望向窗外,阳光明媚,岁月静好。现在是早春,很多东西都在悄悄生长。
而太阳被判了死刑。
虽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blue很久没来了,估计也是良心发现觉得折磨这个病恹恹的家伙不太厚道。正义王朝总裁的身体不知怎么的变得不太好这件事情已经在au界传开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一处废弃公园一角的长椅上,蓝白色衣着的骨头问自己。
“你不是一直想他死吗?”有些嘲讽的意思,声音里带着笑意。“同归于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是吗?”
“你错了,我早就吧力量给他了。”
蓝白色的骨听闻砸了下嘴,轻笑。“所以?这个算不算你现在这么糟糕的身体状况的原因之一?”
“blue,这只是我自己的选择罢了。我不想继续了。”轻叹一声看相对方,晚霞映在眼睛里,本来是金色的眼睛染上了些橘红色。
“有原因吗?”
“如果我们两个都死了那这个时间线会完蛋。”
“只是重置而已吧喂……”
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还是说出口。
“他是我哥。”
蓝白色的家伙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开始狂笑,过了一会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转身走了。
“不可理喻。”他丢下这么一句话。
我也觉得。在内心默默回应着。
站起身朝着与对方相反的方向走了。力量已经给了nightmare所以理所当然地,翅膀早就消逝了。现在nightmare是正义王朝的代理总裁,一开始人们骂声一片,现在已经开始有人信服他了。
以前气场所致不觉得,夕阳西下拉长了影子,骨架看上去其实很瘦弱根本经不起太过剧烈的打斗。外套没带出来,晚风吹着感觉有些冷所以不自觉的抱臂。
医生说,病因是旧伤发作以及身体超负荷。
是吗?
真的不是心病吗?

nightmare来了,不是自己这边那个,是原版吞了一树黑苹果的那个。
自己的兄弟带着ink和他打了一架,勉勉强强把他击退了。他们两个都受了伤。
“至于吗?反正我都要死了。”有些好笑地看着那两个为对方包扎的骨,不得不吐槽一下两个人的包扎技术都挺烂的。想想,他们在大半年前还会打得天昏地暗。
“ink,你也没必要为我干事了。”
“这是他的命令。”被点名的ink看了看nightmare。“我现在是他的秘书,真是够操蛋。”
……确实够操蛋的,你们两个嘴都不干净,正义王朝的名声得被你们败光。想了想,没说出来。
“你死了我他妈也得完蛋,dream。”nightmare没好气的抬头看了自己一眼,继续帮ink包扎。
“你应该知道,现在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影响nightmare。你已经逃离这个轮回怪圈了。”
ink听闻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事,狠狠一脚踩在nightmare的脚上。“妈的你他妈的蒙我?!”
“诶疼疼疼……我要不这么说你肯干事吗?”nightmare报复性地狠很扯了一下ink的绷带,ink疼得呲了一下牙。
我和nightmare心照不宣,他知道他为什么要保护我,我也我知道他为什么要保护我。
这就和我当年无论如何下不去杀手一样。
因为我们是兄弟。

夏天很热,但是医生告诉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最好别开空调,于是ink就把自己房间的空调拆了只留了个风扇。
你妈的,为什么啊靠。
退位以后脏话多了些,虽然也只是在心里骂两句,和那两个家伙相处的时候偶尔骂两句。
某种意义上,比以前轻松很多……
忽略掉左耳的助听器和腿上的支撑板,确实。
不禁开始担心以后ink和nightmare会不会有一样的状况。
现在灵魂上被夹了个小型起搏器,心率一旦不对就会有电流刺激,所以经常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被电醒。
真他妈的操蛋,还不如让我睡死过去得了。
nightmare很会操控舆论,现在自己已经从世人的视野里淡化了,这挺不错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
下午的太阳比正午柔和很多,房间里温度也没那么高了。脚踢倒风扇扯开了插头,打开电视随便调了个无聊的频道,窝在床上看着看着睡着了。
以前自己的办公室被改造成了卧室,nightmare也真是不容易啊为了自己的一时任性。
主要是,这个房间的窗户角度开的很好,看夕阳很美。

“dream,我来看你了。”
纯白的病房,被那个声音吵醒,看了看发现是nightmare。啊自己的听力已经损伤到连对方是谁都听不出来了吗。
“坐吧。”示意对方坐在自己的床头。
“那个,孤儿院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关于我上任的事情……他们全票通过。”
“那很不错啊。”抬手拍拍自己兄弟的肩膀,上面还扎着滴盐水的针。
沉默了很久对方才开口。“你还会回来吗?”
“我会支持你。”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转头看相窗外。病房的窗户很小,只能看到一小块天空。

入秋了。
“bo……dream,这是nightmare托我送来的东西。”ink抱着一沓书报杂志进来了。nightmare上任以后就不经常过来了,cross和error也加入了这正义王朝。他倒是还惦记着自己,也知道自己很难闲下来,经常让ink送些书报过来。
“谢谢。”
“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会吗?”
“不介意。”
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最近和他们的交流经常出现这种情况。
“boss,入秋了。”
“我知道,还有,不必叫我boss了。”

被医生勒令不能起来了,诶真是麻烦,我明明觉得我好的很。病房被隔离了,所以除了医生也就没有人再来过了。
“先生,您觉得我还能活多久?”某次我的主治医生来给我做检查时,我这么问他。
他是个年轻的人类小伙子,大概也就三十多岁。我看见他顿了一下。
“担心这些干什么?你可以长命百岁的。”
果然是年轻人,而且我已经快两百岁了。在心里偷偷笑了笑,没再说话。
说起来今天看见ani在窗户外面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罢了。
或许她真的回来了呢?

ani来看我了,我不知道她怎么进来的。
“这些年过得怎么样,dream?”是她先发问的。
“很不错。”
她轻轻地笑了一下。
“我来看你了。”
“我知道。”
“我去过很多地方,看见很多风景,可惜你不在我身边。”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
傍晚的光很昏暗,今天没有医生过来我的房间,所以今天是难得的独处时间,ani真会找时间啊。
“这个角度看不到夕阳。”她看了看窗外。
“是啊,看不到。”我叹了口气。“比我的房间差远了。”
“我也喜欢你房间里的夕阳。”
又是很久的沉默,但是我知道这不是尴尬,而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我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沉默。
“那里的天很蓝。”她先开口了,我知道这次确实该她来开起话题,她也知道。
“那里的天很蓝,阳光很亮,朝霞和晚霞都很美。那里的人很友好,大家都很和睦,你会喜欢的。”
“那里是哪里?”虽然我知道她不会回答我。
“那里真的很美,你确实该去那里放松放松了,亲爱的。”她确实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这些年你过得一点都不好。”
“还行吧……”我嘟囔着。
“那里的阳光和你的眼睛是一个颜色。”
“是吗?那可真棒。我们现在出发吗?”
“走吧。”
她牵着我的手带我离开了病房。

嘀——————————


晚霞之后,是繁星。
【END】

剧组梦总写的自己刀自己的文

au的6x3

shattered:啧....

frisk:怎么了?

shattered:数学题

frisk:我可以教你啊,给我看看【接数学题】

frisk:hum.....先来个简单的吧,6x3是多少

shattered:【摇头】

frisk:6x3啊

shattered:我不知道

frisk:6x3!!

shattered:我不知道!!

frisk:6x3诶!!!

shattered:我他妈不知道!!!

frisk:6个3!!!

shattered:不知道!是多少?!

frisk:是多少?…叫blue过来

shattered:谁?

frisk:blue!

blue:怎么了!?

frisk:数学作业!【丢数学题

blue:6x3是多少?(接过数学题)

shattered:我不知道啊

blue:6x3啊!

shattered:我不知道!

blue:6+6等于几?

shattered:哦,12~

blue:再加个6啊!

shattered:我不知道啊!是多少?!

blue:是多少…?(思考)把秘书叫来

shattered:哈?

blue:秘书!!!(大声)

ds ink:“boom!”(一脚踹开门)干什么?!!

blue:数学题(扔给他)

ds ink:(接住)我教过你的6x3=?

shattered:不知道啊!

ds ink:你看,如果cross有3x6个墨西哥玉米卷,那他有多少个墨西哥玉米卷?!!

shattered:我不知道啊!有多少?!!

ds ink:是多少.......?!!!

ds ink:(跑到cross那边)1,2,3,4,5…

还是后台的玩梗,shattered就是碎梦,frisk还是ut的,blue是蓝莓,cross是指ds cross,uv cross剧组里还没有

au的美人鱼名场面

ds ink:你好,frisk

ds ink:有什么事是我们能帮你的吗

frisk:我要说的事

frisk:你们千万别害怕

ds ink:我是JR的秘书,我不会怕

ds ink:您请说

frisk:我刚才,被石油章鱼绑架

ds ink:石油章鱼是哪位

frisk:不是哪一位

frisk:是浑身流着石油,背后长着触手的石油章鱼

ds ink:【开始拿笔画出被泥巴沾满全身的月饼】

frisk:不是泥巴是石油

ds ink:【画出满身石油的月饼】

frisk:不是月饼,是变质的金苹果

ds ink:【画出沾满是石油的长青虫的金苹果】变质了的

frisk:石油章鱼啊,碎梦有没有听过,就是那种,吃了黑苹果,浑身石油的章鱼啊

frisk:明白没?

ds ink:明白了,您继续说

frisk:他疯狂的请求(?)我,说我调情好,试问谁不知道啊,然后把我绑架,带到未知au时间线

ds ink:噗嗤

frisk:你在笑什么

ds ink: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frisk:什么高兴的事情

ds ink:我有感情了

ds cross:pffffff

frisk:你又在笑什么

ds cross:ink他有感情后积极情绪溢出了

frisk:你们的感情。是同一个来源?

ds ink:对对对

ds cross:?啊不是。是JR总裁被他秘书写成总裁文了。

frisk: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ds cross:哦对对对对。

frisk:喂!【敲桌子】

ds ink:我们言归正传,你刚刚说的那个章鱼石油,丑吗

frisk:他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很黑,很少见的那种,他的眼睛像石油,他的鼻子还是像石油,牙齿闪瞎眼的那种白,很黑,只可惜那天晚上太黑,我没有看清他的脸在哪.....

ds ink:噗嗤哈哈哈哈

frisk: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啦!

ds ink:我boss有女朋友了

frisk: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ds ink:frisk,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ds cross:要不这样frisk,我们先去调查一下这个碎梦,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frisk:行,你们赶紧出警,好吗,很危险的 多带一点人【走出门

ds ink: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

ds cros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risk:【停下。走回去

ds ink:frisk,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frisk:【愣。关门走了

ds ink: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

ds cros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猛拍桌子】

frisk:【再次走回去

ds cross:frisk?

【这个是剧组后台的玩梗,最开始只有秘书和ut福在对,后面才加入一个ds cross,所以警察当的有些乱,不知道你们觉得好不好笑,反正后台的是笑疯了】

招人了

大家好我来招人了】
你是否扮演过以下人物【】或者有底想要试试
x-tale cross

加入我们【】
ut原作以及各种au的乙女剧组
感兴趣以及想知道详情请私信我【?】

不想吃药:

yo……!!!这位小姐?uh?先生?或者人类?
诶呀不计较称呼了
请往下看----!
如果喜欢undertale,如果喜欢我们!!!!
有没有兴趣来与我们玩耍呢?或者,来攻略我们/wink~⭐】
这里!(不知道怎么说但是秘书你快骂我呜呜呜呜)dreamswap里的ink!【秘书你再骂我一句呜呜呜】
这里!嗨翻全场神经病fresh!!!!
这里!可爱炫酷酷哥(骷髅?)papyrus!!!
这里!有温柔可亲alter里的sans!【骨妈】
这里!活泼可爱又华丽的swapsans!【蓝莓】
这里!充满希望与梦想!dream!!!
这里!充满绝望与冷酷!nightmare!!!
这里!看起来十分友好可是好像藏着什么的。。。(他对猹好凶(小声)的frisk!
这里!友好的人类chara,在这里chara是守护怪物的好孩子,chara只不过,只是想阻止frisk

这里!!!……【突然没形容词并且犯懒】

诶呀你们自己看点名表(什,点名表)

undertale frisk
undertale chara
undertale sans
undertale flowey
undertale papyrus
killertale killer
dreamtale nightmare
dreamtale dream
dreamswap ink
underfell sans(fell)
underswap sans(buleBerry)
underlust sans(lust)
errortale error
__tale ink
freshtale fresh
epictale epic
altertale sans
GZtale ganz/mel
horrortale sans(horror)

有没有眼花缭乱!!!!!
他们真的太棒了!!!!【我哭】
你们真的不心动吗
而且!!!!!角色号数量还在增加!!!!
还在!增加!
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心动了吗(你闭嘴)
你也可以找群主和任何一个管理
来审核!!!!!
只要审核过了你就是后台的大宝贝!
审核:自戏,语言流,第一人称,皮气正
ps:进了我们后台,就别想走
谁说自己不好,皮气差
我把你头拧下来放剧组留念

p2群二维码

这是群宣

是宣群(一宣,之后可能还会有二宣)这里是Undertale剧组。UT同好务必看看!不是语c而是供你勾搭你喜欢的角色的地方。乙女向请注意避雷。你可以和角色号聊天以增加TA对你的好感度,好感度满可以成为线上情侣。请别当着角色号的面给角色号配对cp。目前以有角色号:Undertale Sans,FriskUnderswap BlueberryHorrortale Horror SansInktale Ink!Sans之后会随着群人员变多根据群成员想要的人物添加角色号。除了在群内和角色号聊天,你也可以加角色号小窗聊天,好感度会升的比在群里快。其他可进群观看群公告。